谢依旻玛雅世界(贰拾壹)-雪霁初明

2018年03月05日

玛雅世界(贰拾壹)-雪霁初明
请输入标题bcdef
玛雅世界

请输入标题bcdef
请输入标题abcdefg
六、舆帘
1、风流潇洒迷人眼
请输入标题abcdefg
“要去舆帘吗?”我边扶着蓝城焱边跟随着香哥哥的脚步走。
“是啊,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香哥哥叹了口气。
“路程远吗?”我有些担心地问。
“不算太远,馥帘和雨帘最近,可是雨帘也被占领了,现在我们只好去舆帘了,舆帘的路程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到,我们必须抓紧时间赶路,不然被魔教的追兵追上就糟糕了。”香哥哥有些累了,气喘吁吁地说。
“是吗?看来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我担心地看着蓝城焱。
“我为什么总是在这种情况下受伤?”蓝城焱抱怨道,我也在心里抱怨自己,要是以前能从冰雪岛国带一辆拼装车该多好,这样就跑得快了许多,或许一天不到就可以到达舆帘了。我们都不再说话,专心赶路,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了一个村寨。
“肚子饿了吗?”香哥哥转过身来,停下了急匆匆的脚步。
“嗯,我不怎么,不知蓝城焱怎么样郭民俊?”我看着蓝城焱。
“我……”蓝城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就先进去休息一会儿吧,我们都累了,要一些东西的钱还是有的。”香哥哥担心地看了一眼蓝城焱。
“不会被追兵追上吗?”我有些忧虑。
“暂时不会被追上,他们不会这么快就料到我们去舆帘了,他们可能会先在馥帘城内杀光所有的人,完成他们的使命,接着回去复命,然后才会来追杀我们,这之间的用的时间很多,所以我们不必过分担心。”香哥哥安慰我道。
“你怎么知道的呢?”我疑惑地看着他。
“他们一般都是这样的呀!”香哥哥浅笑道。
“可是万一这次不一样怎么办?我们还是小心为妙。”我微微有些不安。
“好吧,我们去村寨里弄一些干粮就走,不然我们是没有力气继续前进的。”
“嗯,好的。”我点头同意,蓝城焱有些站立不稳。
“蓝城焱,你没事吧?”我焦急地拍着他。
“就是头有些晕,我想应该没什么事……你不必为我担心……”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晕倒了,我力气还是太小,我急忙蹲下身子把蓝城焱放在地上。
“香哥哥。”我一边忙着照顾昏睡的蓝城焱一边叫他。
“快点去买干粮,然后快点回来。”我催促道。
“你们没事吧?”香哥哥看着我问。
“没事呢,快点了!”我又一次催促道。
“好的。”香哥哥的身影一晃就不见了。我焦急地看着蓝城焱,不知他到底是怎么了,是中毒还是伤口太疼,我先把他的伤口护理了一下,他依然没有醒来的痕迹,我用手凑近他的鼻子,还好,还有呼吸,我又听了听他心脏有没有跳动的声音,还好,还有心跳,我舒了一口气,等着香哥哥回来。
鸟儿们不安地在枝头上蹦跳着,有些焦躁的太阳投射出刺眼的光芒,刺得我睁不开眼睛,小草们都低着头,无精打采的树木连叶子也懒得动一下,我有些烦躁地来回走来走去,蓝城焱的情况似乎没有任何好转的现象。香哥哥好长时间都没有出来,我有一些不安,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攒动着,我忧虑地看着香哥哥刚刚走进的那个路口,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也没有香哥哥的身影,不知什么感觉和信念支持着我,我决定进去看看,就算有些麻烦也无所谓,我从包包里找出了一个电子探测仪,希望这个能派上用场,谢依旻我摆弄着这个东西,觉得要是刚刚已经提前给香哥哥拍了照片该多好啊,这样我直接把照片输入电子探测仪里就可以了,但是现在该怎么办呢?我无趣地摆弄着电子探测仪,决定还是用传统一点的方法比较好,我拿出一根绳子,把蓝城焱牢牢捆在我的背后,然后抱着我的包走进了村寨。
刚刚进去的时候只有一条小道,我顺着小道一直走一直走,可是一直走不到头,速度又那么慢,我穿上滑冰鞋,急速往前冲刘思希,过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看见村寨,我急的不知如何是好,一路上也没有遇见什么人,我叹了口气,又往前走了走,依然没有到头的迹象,我决定还是先回去的好,这个地方太古怪了。
正想着,我忽然听见了香哥哥清和的声音:“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万书阁,你不过是一个妖精为君入梦,我有什么好怕的?”这个声音依然平稳不失潇洒,不愧是谪仙,我边想边找声音的源头,这周围都是无边无际的大草地,香哥哥应该就在附近,看来我一直没有走到头一定就是妖精搞的鬼了,我边感概这只妖精的无聊,边辨别着香哥哥的声音,是他的声音没错,可是他人在哪里呢?
我拿出一把超可爱的卡通小镰刀,又在心里反驳自己:“你想砍到什么时候?这是不行的!”我只好放回超可爱的卡通小镰刀,把滑冰鞋放回小包包里,朝声音比较大的一边走去,我拨开草地,走了两尺路程,觉得好像声音不在这边,又退了回来,就这样,扒开草堆,走进去,走两尺的路程,又退回来,然后又重新找一处,走进去,走两尺的路程,退回去……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在扒开最后一处草堆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路口,这里竟然会有路口,香哥哥真会找地方!我边感概边急速冲了过去新四小天王,小路不长,不一会儿,我来到了一个洞口前,里面阵阵邪气盘旋而出,我冲了进去,一个高有十层楼,宽有七层楼的庞然大物出现在眼前,我差点没晕过去!而且这个怪物似乎是一个什么牛,样子奇丑,眼睛可怕极了,手和脚的超级大的(大手大脚……),很可能他一拳头或者一脚下来我就变肉饼了,或者你不喜欢肉饼的话就变馒头……总之,这个怪物非常恐怖,是一个巨型怪物,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怪物了,我简直看呆了,还好受伤的蓝城焱并未醒来,不然他一定也会和我一样受到惊吓导致心脏病发作(开玩笑的啦!)而身亡(不过他现在已经是半死不活的了……),不过可能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比我好一些吧,我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动物,哦,不,是怪物,好恐怖啊!
我吓得瑟瑟发抖,想要逃出去可是又不能抛下香哥哥不管,我考虑再三,只好冲到香哥哥的身边:“香哥哥!”他似乎没有吃惊的表现,神色如常,并没有因为我的突然到来吃了一惊,很显然,他早就料到我会来,他手上的动作依然不变,招式变幻无穷,让人眼花缭乱,还未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怪物就倒退了十步的距离,我暗暗赞叹香哥哥武功的高强:“你好厉害。”
“比起你来,不算什么。”他淡淡笑了笑,又展开了新一轮的进攻。
我从来没有见过香哥哥真正的武功,这一次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我瞪大眼睛欣赏着他降妖除魔的风姿,他的武功典雅快速,潇洒自如,不仅动作漂亮,招招都很厉害,三下两下怪物就倒下了。
我开心极了:“香哥哥,你好厉害哦!”
“呵呵。”香哥哥微微笑了笑,淡淡地看着怪物。
果不其然,刚刚倒下的怪物又站了起来,我看它似乎没有退却的意思,急忙拉过香哥哥:“香哥哥,它好像并没有受伤的迹象。”
“我知道,它是没有。”香哥哥平静地说。
“什么?”我瞪大眼睛看着他。
“它是不死之身。”香哥哥面无表情地说何莉秀。
“怎么会这样呢?”我吓了一跳。
“我也不知道,可是它就是不死之身,我这不是在拖延时间找机会脱身吗?”
“我来想想办法……”
我两手交叉靠在胸前,突然大叫:“它又来了!”香哥哥急忙不再看我,急忙又去应付它了。
“这可如何是好?我们要是再无法脱身,恐怕魔教的追兵就要追上来了!而且香哥哥也会累的啊,等到香哥哥筋疲力尽的时候我们不就命丧黄泉了吗?再不快点出去找到人医治蓝城焱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我忧虑地看着香哥哥的身影一上一下,不知如何是好。
“算了,看看我的百宝箱吧!”我翻着我的百宝箱,刚刚的电子探测仪还在,我抚摸了一阵,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以用麻醉……枪!”我大叫一声。
“香哥哥,我知道该怎么办了!哈哈哈哈。我想出来了,我想出来了!”
香哥哥转过身来,有些欣喜的神色:“真的吗?”
“是的,啊,小心!”香哥哥急忙一反身,虽然躲过了千年老妖的致命攻击,可是还是被打了一掌,看来也伤得不轻。
“香哥哥!”我一下子掏出麻醉枪,一枪、两抢、三枪……咦?怎么还不倒下?
“你要死啊,皮这么厚!”
我闭上眼睛,使劲“哒哒哒”地打它,直到我筋疲力尽了,它才:“啊呜……”地倒下,这个怪物真有才,受不了,皮太厚了,连麻醉枪都打了那么多枪……
我不敢怠慢,急忙冲到香哥哥身边:“香哥哥,你没有事吧?”
“我,还好……”他的嘴角溢出了醒目的鲜血。
“快,我给你看一看。”我急忙看向他的伤口,是在背部,他后面的衣服一大片都被鲜血染红了。
“先别看了文征明习字。”
他拿开我的手,指指那个妖怪:“万一它醒过来就大事不妙了,我们还是先走吧余祥铨!”
“真的不要紧吗?”我担忧地看着他。
“不要紧,我们走吧。”他淡淡笑了笑。
“那好吧。”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背后还在休克的蓝城焱:“你们都不要有事才好。”
“放心吧,我们都不会有事的。”
香哥哥朝我温雅地笑了笑,这个笑是那样暖人心田,让人感到舒服,我暗暗赞叹:“谪仙就是谪仙。”
我冲他眨了眨眼睛,我们很快离开了山洞。
“到底哪里才是村庄?”我朝四处看了看。
“这里并没有村庄,都是那个怪物的恶作剧,我们快点赶路吧!”
“啊?早知道就不要进来了!”我失望地叫道。
“没关系,再往前面走走吧!”
“嗯,好。”我托了托身后的蓝城焱,看来他还是有些重了,至少比我重吧?
我们继续往前走,我有些疑惑地问香哥哥:“我们这样走不会被追上吗?”
“现在我也说不准。”
“这样吧,我教你一样东西,以你三公子的理解能力,应该很快就能学会,这样我们的速度也会快许多。”
“什么东西?”
“等一下哦!”我从包包里把拼装单车的零件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又是冰雪岛国的东西吗?”
“是啊!”我笑了笑,不再多话,英巴图专心拼装单车,过了一会儿,单车就成形了。
“好奇怪的东西。”香哥哥面无表情地打量着这个东西。
“后面可以带人,一会儿你就带着蓝城焱走。”
“这个行吗?”
“一定行的,放心吧!”
“那你呢?”
“我有滑冰鞋!”
“滑冰鞋是什么?”
“先别管那么多了!”我摇了摇头。
“来,我教你!”我让他坐在坐垫上。
“这样,两只手分别扶着两边的把手,对,就是这样。然后……”
“两只脚分别踏在踏板上,哦,不不不,这个不是踏板,是这个,哦,对了戎祥猝死。”
“然后坐稳之后握紧把手,把手前面那个翘起来的东西是刹车,如果要停下来就按住刹车,不过我都是把腿放到地上去,啊,香哥哥,你就不用这样了太古剑修!”
“两只脚一前一后往前蹬,不是一起蹬,是一前一后,先左脚再右脚……”
“龙头控制方向,嗯,龙头就是刹车啊把手啊那一类的东西,往左走就是往左偏,往右走就是往右偏,你说什么?往后走?那要调头,没有往后偏的……”
大概半个时辰后。
“呼呼,总算学会了!”我如获大赦。
“呵呵,这个东西蛮有意思的。”
“是有意思,唉……不过现在好了,逃跑好逃了,至少比它们魔教追兵的马跑得快。”
“也是。”香哥哥点点头。
“香哥哥学得还是快的嘛!”
“是吗?呵呵。”他淡淡一笑。
“我们快点走吧!”我催促道。
“好。”
我从身上解开绳子,蓝城焱真够重的,刚刚太激动没有把他放下来,不然我刚刚拼装单车的时候就应该把他取下来,我边想着边把蓝城焱递给香哥哥(- -+这是东西吗?),香哥哥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座位后面。“坐不稳……”香哥哥无奈地看着我。
“我来!”
我拿一条大麻绳子,拉了两下:“嗯,很结实。”话音未落,蓝城焱就被捆得动弹不得(反正他现在也不会动),我得意地干笑两声。
“这样……不太好吧?”香哥哥淡淡地说。
“算了算了,将就一点了,现在是非常时期!”我笑了笑,从包里拿出滑冰鞋换上。
“你这是什么东西?鞋子下面还有轮子?”我抬起头,迎来香哥哥淡淡的目光。
“我还有板子下面有轮子的东西呢!”
“厉害。”我不知道他是在夸奖我厉害还是这些东西厉害,或者是冰雪岛国厉害?
不多想了:“我们快点走吧!天色不早了。”
“好。”香哥哥温柔地笑了笑,我想,要是我们两个就这样进入舆帘城,一定会迎来很多好奇的目光,那个场面一定非常滑稽,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干笑两声。
有了两个现代交通工具(冰雪岛国应该算是现代了吧?),果然方便了很多,我们用了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就到达了舆帘城外,我满意地看着大开着,没有魔教守卫的舆帘城门,看来真该感谢临走时大家塞给我的东西,智能化包包里净放一些看似没用,在玛雅却可以救命的东西,我满怀感激地看着我的单车,香哥哥含笑盈盈地看着我。
“我们到了。”
“我想我们还是走着进去吧。”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他看了看还在昏迷当中的蓝城焱,笑了笑。
“嗯。已经晚上了呢!”我收好滑冰鞋,把单车拆了,放回包里。
“是啊。我们进去吧!”香哥哥抱起蓝城焱,望了望满月的天。
“香哥哥,你的伤不要紧吧?”我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不要紧呢,一会儿去恬懿那里处理一下就好了。”香哥哥笑了笑,我突然觉得他和蓝城焱与我在一起,口气也越来越像我了。
以前他肯定是说:“某时至青公子府里疗伤便是。”不过对于越来越顺耳的语言我是非常欢迎的,我和他走进了舆帘城里,我仔细打量着这座古城,这里和馥帘、雨帘很像,但似乎没有雨帘的富裕和馥帘的逍遥,但仍然是一个不错的古城,这里没有灯火辉煌的青楼,只有谈书论画的雅致场所,我倒是很喜欢这里的气氛。
我跟随香哥哥往前走,这里没有馥帘复杂缭乱、四通八达的小路,只有直直的一条大路,并且都有提示,我不跟着香哥哥走也能找到青恬懿青公子的家。我们快速地往前走,这里的楼并不多,在以前见过的古城里,都是一座房子挨着一座房子的海菠菜,而舆帘城里似乎是个例外,这里的房子绝对没有两座挨在一起的房子,这让我大为惊奇,香哥哥说这是因为舆帘城比较大人比较少的缘故,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以前在雨里曾听说舆帘土地太多,所以风景区也非常多,供人游山玩水的地方也很多,想到这里,我的兴奋劲一下子就上来了,我恨不得马上能去玩耍嬉戏观赏一番,不过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找人,所以没有那个闲心去想其他事情,而且我身边的两个人都受了重伤,还有一个一直昏迷不醒,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正想着,我们已经到了青恬懿的家门前,青恬懿的家族共有十个儿子,没有女儿,个个风流成性,都忙于谈情说爱这类事情,从来都不管武功,虽然这样,但他们的武功丝毫不逊于香之家族的人,其中青恬懿可以算是最风流的人物了,他身边的女子更换速度极快,快得惊人,可是他的武功也是玛雅中数一数二的了,我真佩服他,这一次也算是有幸见到了。
一个丫鬟出来迎接,毕恭毕敬地看着香哥哥:“三公子,主子已经在殿内等着了。”
“好。”香哥哥冲她点了点头,抱着蓝城焱走了进去,我急忙紧跟着走了进去,大殿内有一股迷惑人的气味在游荡着,我警惕地看着四周,这里有木雕,有玉石,我上下扫视着这里的环境。只见在大殿中间坐着一个英俊的少年,他大概和香哥哥同龄,眸子似乎可以透视人心,他的头发高高地术于墨发中间,身穿一套雍容华贵的绸丝衣,手拿一把玉扇,半张脸掩于扇下,独留一双青色的眸子笑意盈盈眸光流转,风姿潇洒,那魅惑众生的笑容,惹人失神的风姿,惹得我也有些愣了。
香哥哥拍拍我,我一下子清醒过来,心里暗暗思忖:“此人非同小可,看来要风流还是要有些资本的,若不是这般容貌,也不会惹来那么多的女子为他痴情啊!怪不得青倾磬对我说以后找他就是因为找这个传说中的青恬懿啊!”我恍然大悟,这样优秀的人,有谁会不想要呢?不过我可不会喜欢他的,他太风流了!我和香哥哥在他的对面坐下。
“恬懿小弟,好久不见啊!”香哥哥带着清和温润的浅笑问候到。
“不知洮翼兄此行为何而来?难不成是为我送美女来了吗?”我正品着茶,并没有在意他的话,可是我突然发现墙角那里竟然悬挂着几幅裸体女人的画像,我一呛,茶水全部喷了出来。
“美人这么在意吗?”
青恬懿妖媚无论的神情让我心头一紧,我求助地看着香哥哥,香哥哥果然明白我的意思:“恬懿弟,玉兰是我的小兰妹妹,不可以对她有邪念哦!”
“原来如此啊,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让我毛骨悚然。香哥哥依然带着浅笑,神情不变:“如此风流的恬懿弟今天怎么没有美女跟随呢?”
“如今听说洮翼兄要来,小弟让美女们都统统回家了。”
“难得啊,难得啊!”香哥哥含笑如初。
“对了钱金耐,洮翼兄来小弟这里,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吧?”
“是啊。”香哥哥叹了口气。

(...ing)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23
黑道学生4txt全集下载眉山一女子在雅安被杀,因为...-眉山那点事儿西兰花做法攸县对科级以上干部开展集中轮训 【十九大精神在基层】醒脑提神-攸县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