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人门帘战争决算(一) 【连载】彭禹廷的战争——第二十八章-镇平网

2019年06月19日

战争决算(一) 【连载】彭禹廷的战争——第二十八章-镇平网

第二十八章 战争决算(一)
走进正月初四的战争,彭禹廷、王金声带领镇平民团,一打,就是好多天;一打,就打出了镇平界,一直打到了荆湘之地的老河口。直把王太所率领的两万匪众击溃,方搬师归来。刚走进战争时,镇平大地还是遍地积雪,还有冰条子悬挂屋檐。待镇平的子弟兵,满载着战争中的缴获,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回来时,长长一个冬天的冰雪,早已溶化了,坦田里的麦苗绿得浓了;有农人在田间锄草,有耕牛摇响了铃镗;细细的风,吹动着春的消息。县城的春天,好像早已来临了。各商铺、各酒肆茶舍,人出人进,红红火火;各街道,各小巷,人来人往,遍是欢声笑语。镇平子弟兵,在战争中不断打胜仗的消息,不断的从前方传回去;王太、刘宝彬之众匪节节败逃的消息,也不断的从战争中传来。镇平人,无不高兴;镇平人布伟杰,无不气畅。特别是得知这些强匪强盗们溃散于老河口后,镇平人的心又彻底的踏实了。革命匪们灭了,革命强盗们亡了,镇平人从此平安了,从此又能过上好日子了。
民团众将士,进城的前一天,县城的家家都在包扁食,都在炸油馍蒸包子;四时行、恒昌久、玲珑阁等一些大的商户,合伙宰了十头奋韩大飞牛、二十头猪、三十只羊,谢人门帘买了一百斤老烧酒一百斤老黄酒,都送到了城东外门的民团司令部,以表达对众将士的尊敬和爱戴,以表示对众将士犒劳和补偿。众将士,为了保卫镇平人的家园,为了镇平百姓不受伤害,他们连个过年的享受都没有,连顿热乎乎的扁食都没吃到嘴里。他们在战争里过年,他们在枪林弹雨和血淋淋的撕杀中过年;他们是镇平的功臣,是镇平历史上的真正英雄、真正的好汉,他们当接受这一切。
众将士进城的这一天,镇平人已从城西里河到城西门,连搭了三座红花翠柏的彩门;城西门挂着大红绸子挽的彩球,挂有书写着长长楹联的长长绸缎。三座彩门和城西门,都摆有几盘锣鼓,都摆有两排三眼铳队和两排鞭炮队。县城的长春大街两厢菲利普帕特,站满了欢迎的人群,从城西门站到了城东门口。欢迎的人群中,有的举着绸缎做的红花,有的捧着酒罐酒碗柳焚余,有的捧糕点盘糖果盘;有打狮子耍龙灯的,有蹬高跷玩旱船玩背妆玩抬妆跳《九莲灯》的,有……这一天的天气特别好,大天一漫吉祥,春阳喜气洋洋。将士们由西边归来,前头队伍未过西三里河,鞭炮、三眼铳、锣鼓一并响起。一直走过了三座彩门,一直进了城门,三里路途中喧闹的响声,连绵不断。进了城门,一路都是欢呼声;街人们把彩绸红花佩戴给将士,把糖果美酒捧给将士;好多街民,还拉扯将士到家吃饭科马洛夫,进屋喝茶……镇平自治委员会和镇平民团,曾两度谋划过进城式,都没实施。而这一次,不经计划,全是城中商户和街民们自发做出来的。自半晌午队伍开始进城,一直闹腾到下晚,整个程序才算在依依不舍中走完。好多年后的面筋,曾多次回忆过这个最为不平凡的一天。他说那天的气势,一辈子只见过那一次。他说虽然后来他见到过全县实现人民公社化、全县进入共产主义、镇平革命委员会成立、全国山河一片红等等欢庆,李芳雯那都远不及镇平子弟兵灭匪回来的那一天。他说后来的这欢庆那欢庆、这庆祝那庆祝,都是上边摊派下来的,都是花国家钱买下来的,都没有出自大众的心愿,都是强迫着民众自己演戏自己看。他说他那一天,是真正看到了镇平人对于自己队伍的热爱,对于镇平子弟兵贴心窝窝的亲切。
众将士进城的过程中,镇平城内的街民,都纷纷拉将士们到家吃饭,到家喝酒喝茶,不论认识与不认识。如同是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如同是看到了自己的兄长、弟弟或者是丈夫,从远方归来,从阔别久年的岁月里走来。他们拉得情真意切,拉得难舍难分,如不是民团里有规矩,有军律,不准擅入百姓家吃喝,镇平城的各家各户,这一日,都会在忙着设宴款待他们的亲人。
这一日的一大早,杨瑞峰和城里几位名士,还有石佛寺镇的沪商庞藻,就已经守候在西三里河岸的彩门下。他们是县城民众公推的欢迎仪式的统领人,他们将代表全县城的公民,在这里为归来的将士敬酒洗尘献花祝福。虽说,这日晴空万里,阳光普照,但,毕竟是刚刚冰雪融化,毕竟寒意未退冷凉料峭,且,还有些早间的风,一硬一硬的吹动,一针扎一针扎似的吹动。由此说,从一大早就来守候的他们,却也有些劳苦。时儿,脚冷;时儿,身上冷;时儿,双耳冷。脚冷了,跺一跺;身子冷了抱抱膀子;两只耳朵冷,用手捂一捂。如果捂耳朵手冷了,那就丢下耳朵,双手相互抄到衣袖里。他们就这么等待着,直到红太阳升入半空,升出金光四射,才算看到民团的先头队伍,由五里岗的岗西走上了岗顶。接着,朝岗下走来,朝三里河这边走来。且,一边走周晋进,一边唱着民团军歌。
我们百姓自卫团
打倒恶绅豪
肃清土匪患
保地方
维治安
桑梓义当然
农工商学兵
团结直向前
努力办自治
大家共奋勉
三民主义实现
责任才算完
队伍走得特别雄壮,军歌唱得特别宏亮。雄壮的行步,宏亮的军歌,直到先头过了三里河,登上了河东岸,来到彩门下王虫虫没家,才算停了。走在队伍前边的是彭禹廷和王金声栗鹀,他俩的战马由紧随于身后的彭洪久、李德钊牵着。自从登上五里岗,他俩就下了马,跟众将士一样,踏着军步,唱着军歌,走了下来。一走到彩门下,只见杨瑞峰和庞藻率诸位城中名流名士,彬彬站立,抱拳恭侯。站立得严肃认真,抱拳抱得一丝不苟。看到此种景象,彭禹廷不禁哈哈的大笑了,大笑后说,收起这些,不要这样。杨老、庞先生、众位兄弟,咱们一起进城吧!咱们回城好好的说说话吧!不想,杨瑞峰倒放下了抱拳,一手捋着他的山羊胡子,另一手高高举起。“献花——”杨瑞峰声毕,即有两女子上前,给彭禹廷和王金声各戴上了一朵红绸子大红花。“敬酒洗尘——”杨瑞峰声毕,即有两女子上前,给彭禹廷和王金声捧上一盅酒。大红花戴了,洗尘酒喝了,杨瑞峰的肃色仍没落下。他高喊道:“致词——,现在由……”致词有二:一是四时行商行经理赵子奉代表县城各界,代表全城民众,颂说民团将士不顾生死顽强杀敌的英雄业绩,表达镇平人对于民团将士的无比热爱无比敬仰无比崇拜的真挚情感;二是沪商庞藻代表九州十八府来镇平经营丝绸、玉雕、烙画等等的经营人士,颂说镇平民团将士为确保镇平人平安而英勇奋战的伟大献身精神,表达所有外地来商对于彭禹廷先生王金声先生和所有从浴血奋战归来的将士们的真诚慰问。致词都不太长,可都入心,可都动人肺腑。二位致词结束,杨瑞峰猛一挥手,顿然,挂排长鞭噼噼叭叭的响起,两排三眼铳嗵嗵的响起,几盘锣鼓铿铿锵锵的响起。纸屑迸飞,大地震颤,大天骤然间眼花潦乱,惊慌失措。纸屑的迸飞和大地震颤里,杨瑞峰、庞藻及那些名流名士们簇拥着彭禹廷和王金声往前走去。再走过两座彩门,再走过两处彩门下的纸屑迸飞和震颤,方到城西门。到了城西门,刘书云和阎晨月、秋草,也早己在此等候。他们,不献花,不敬酒洗尘,也不弄致辞,只是迎着走来的彭禹廷和王金声步调一致的行了个军礼。军礼毕,刘书云让人给彭禹廷献上了一杯茶,说是西湖龙井茶,让人给王金声点上了一锅烟,说是老兰花烟。彭禹廷长长的喝了一口茶税子洺,抚了抚肚腹,舒坦道杰娜小说吧,美!美!王金声饱饱的吸一口烟,又从鼻孔内缓缓的放出些烟雾,痛快道,日他娘,美死了!美死了!看到他们俩如此,刘书云和阎晨月笑了,秋草也笑了。刘书云、阎晨月、秋草这么一笑,旁边的杨瑞峰、庞藻、赵子奉人等,也都哗哗啦啦的笑了。大家都这么开心的一笑,满镇平城都欢天喜地的笑开了颜。好像,当午的太阳,也在笑,笑得满天满地光光灿灿,辉辉煌煌。就在这满天满地的笑声中,大家一起步入了城门。接下来,整一个长春街道的欢呼声轰然响起。一街两厢的欢呼、献花、献糖果、敬酒、敬茶,沿着一街两厢的亲切和盛意,彭禹廷的脚步,倒有些艰涩了。打胜仗了,祸害镇平的土匪强盗们给彻底打灭了,现在迎接归来的英雄好汉们的是欢笑,是鲜花,是赞美,是镇平人由衷的感恩。但是——就在这时候,彭禹廷突然想到了,在这些年中跟随自己在英勇杀匪中,所战死的那些兄弟。那些兄弟们再也看不到今天的这些场面,再也享受不了今天的美好气氛。他们都永远的离开了民团队伍,永远的离开了镇平离开了正在蒸蒸向上的地方自治事业。这是非常悲惨的事,是非常残酷的事,当是对天长哭。想到了这些,彭禹廷禁不住趔趄了一下身子,差点儿倒下;禁不住的泪珠子典妾,从他的脸上,滚滚而下李恩雅。
彭禹廷突然的情绪变化,大家都看在眼里,都突然的觉着彭禹廷是太劳累了,也或者是在战争中受过伤了,力不能支了。还是晨月和秋草眼亮,及时的扶住了他。
“彭公,你哪儿疼了叶蓉然?”
“彭先生,你病了?”
“彭总指挥!你咋了?”
大家都焦急地问。
彭禹廷振了振身,掏出手绢,擦了擦眼。
说:“我哪儿都不疼。”
说:“我啥病都没有。”
说:“我哪儿都好,就是心酸。”
听说彭公没病,也没受伤,哪里都好,大家的焦急和担忧,也就放下了。
杨瑞峰说:“彭公,走,到我家喝酒去。我家做的一罐黄酒,下地三年多;今儿咱们扒出来喝了。”
赵子奉说:“彭公,王司令,刘主任,今儿日子不一般。如果方便的话,今上午请大家到‘四时行’吃饭,以表达我赵某对诸位的多年敬重石门开门网。”
庞藻说:“这顿饭,还是由我请。日后,镇平不再被匪患所扰,我的丝绸生意会更发达,我当请,我必请。”
三位的请求,都真诚,都热切,彭禹廷都给以摇摇头。
彭禹廷长长的哀叹了一声:“唉——这一次,又有十一位兄弟,没,没活着回来。他们再不会看见镇平城的今天,再也看不到日后的镇平了。细想起来,自从我和书云、金声,带领自卫队、自卫团、民团,抗匪剿匪以来,一共战死了二十八位铁血兄弟。他们是丁小黑、刘丰三、刘光诚、李老犟……”
二十八位战死的剿匪英雄,彭禹廷从第一场战中战死的杨小黑数起,数到第二战、第三战……还有这次的十一位,他都如念士兵花名册一样,一位一位的数出,他都如清点他家室的兄弟姐妹一样,清清楚楚。二十八位数完,他取下帽子,沉痛的低下了头。
大家看彭禹廷为二十八位战死的英雄,也都取下了帽子,低下了头。
全城的欢跃,嘎然而止。
日光一时淡了,大天一时铅灰。
杏花山,林涛风动;涅水河,水扬波涌。
彭禹廷又长叹了一声。
“唉——”
彭禹廷的又一声长叹,昏暗而又凄凉。
又一声长叹罢安世敏,彭禹廷命人拿来了笔墨,当街铺纸,激奋狂草。
劝我军
要自尊
二十八烈为义杀身
一死留名万古存
万古留名
万古留名胜此身
邓东一战
消灭匪氛
南河店之役
用死拼
方城得救
各方诸君
烈士何必太轻身
何必太轻身
怕到列处无人知
人生世界能几春
早晚一死
应自思忖
即时奋勇之功勋
病死碑下
即是常人
是与草木同为伦
凡我青年
皆我须奋勇立功勋
狂草毕,彭禹廷不禁泪湿胸襟蓝染忽右介。好多年后的面筋回忆道,这首当街狂草的一诗,几个月后,铁笔刻于二十八烈士纪念碑上,取名为《二十八烈士歌》臧苗苗。
不过,缅怀烈士,并不影响欢庆胜利。毕竟,缅怀和欢庆,都是一个结记。欢庆之时,追念一下烈士;追念之后,再欢庆欢庆,都在情理之中。
很快,整一条长春街又欢闹起来了,彭禹廷的心情也好多了,也高兴起来了。
彭禹廷真诚的对杨瑞峰、庞藻和赵子奉说,知道不知道?我和金声出征前有过相约,金声和书云也有过商讨。现在,听我先问问他们之后,再说这顿午饭该去哪里吃。
彭禹廷问:“金声,你说今晌午吃啥饭?”
王金声答:“照约定,出征回来后,先把过年没吃到嘴的扁食给补上。”
刘书云说:“我让绸子改嫁了,要嫁给卖扁食的了。”
彭禹廷哈哈笑了:“这事麻烦。”
王金声也笑了:“这事不麻烦。书云,去把绸子叫回来,就说我王金声没战死,叫她快回家包扁食。”
刘书云笑了笑:“幸亏今儿绸子还没嫁走,她正在家里包哩!”
大家听到这里,也都欢天喜地的笑了。
彭禹廷朝杨瑞峰、赵子奉、庞藻抱了抱拳,欢欣道,对不住了诸位,禹廷今晌午是要去金声家混碗扁食吃了。你们都跟书云去司令部吧,去跟将士们痛痛快快喝一场,给将士们补个过年吧!
说完,彭禹廷和王金声,自先行一步了。
如下转世汉王,整个县城的欢庆,才刚刚走向热闹。
(未完待续)

大家都在看
玉雕文化节获大单 瑞贝卡联姻五垛山
镇平县农旅融合乡村富美
世界你好,我是镇平!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38
雅漾保湿润肤水没人意识到“寄宿制”对中国孩子带来的惨痛伤害!推荐家长和孩子都看看-板牙课堂藤雅魔发梳战国四公子——孟尝君-历史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