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磁砖玩家投稿|连载原创小说《魔头》-放置江湖

2019年06月13日

玩家投稿|连载原创小说《魔头》-放置江湖

第八章 烧火老道
“好...还有一位天生琴心且天机环绕于其身,悉心培养一番,或可成为善琴心!甚至...甚至可以考虑重新开始琴剑大选,成为新一代琴子。”白长老有些激动。
“哦?天生琴心?那这小闺女我可不会放到你们手中!”这是其中一个老妪模样的阁老。
“哼...天生琴心当来我之一脉。小姑娘,别听这老太太的话...当我弟子,我来教你如何用琴使出七弦五音!”这位阁老身背古琴,对着小姑娘笑眯眯道。
“去你们一脉?让一个小姑娘成天面对你那一帮子血气方刚的男弟子?真不要你那张老脸!”那老妪阴阳怪气道。
“你...!于姻,你个老婆子是不是觉得你能打过我了?莫要跟我耍嘴皮子,如果不服,咱们便来打过一场!”身背古琴的阁老有些生气。
“哟!姓尚的能耐了啊。我一个弱女子可不敢跟你动手,只能跟你耍耍嘴皮子,怎么?你还要在这大殿上对我出手不成?”于阁老暗讽道武逆苍穹。
“欸,欸,两位何苦来哉超音速推进号。不如让小姑娘自己选如何?”一个眉宇间夹杂些许病气身体十分瘦弱的阁老道。
“嘿哟?你这头病虎上了昆仑山,成了那上山虎之后脾气也变好了?”尚阁老嘲讽。
“好了!吵吵闹闹成何体统!让小姑娘自己择师!”断掌门道。
小姑娘显的有些紧张害怕,低头不敢说话,两只小手抓着衣角不停揉搓。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不要害怕,说说你想拜谁为师?”
“我......我叫...慕...慕秋伊...”小姑娘断断续续把名字说出来,着急的眼泪在眼眶打转。
“莫怕莫怕...小秋伊啊,准备拜谁为师啊?”一个如美髯公的阁老轻抚长髯温和道王昱淇。
小姑娘鼓起勇气指了指于阁老道“我...我...我拜她...为师...”
“哈哈哈,尚云裘,抢来抢去不还是到了我这里?就你这样的也配要这种弟子星星舰队?来,小秋伊,到师傅这来!”于阁老哈哈大笑。
“你!你!”尚阁老指着于阁老,被气得说不出话。
那命星为荧惑的少年小声与一旁看守弟子搭话:“这于阁老跟尚阁老是有什么仇吗祝丹文?”
一旁看守弟子撇了他一眼,小声回答:“你瞎问个什么?”
这看守弟子口音极重,少年努力分辨了半天。发现这是他之前在大唐中路过的一处偏远小县的口音,操着生疏口音:“你是恒元城人?”
“嗯?你也是恒元城来的?”看守弟子一惊,心想在这都能碰到那么偏的地方的老乡?
“我在恒元城待过不少时日!!嘿嘿,你比我年长几岁,我就喊你一声老哥。老哥给我讲讲这两位究竟有啥恩怨呗?”少年边说边不着痕迹的递了一块碎银过去。少年十分肉疼,这是他身上仅剩的银子。这块出去了,就只能啃馒头度日了。
看守弟子用手轻轻掂量了一下银子的重量,不是很足。但是也有个二三两,足够今晚换人之后去山下小城喝一顿酒了。他对着少年使了个眼色,让少年来身边,耳语道:“尚阁老曾经追求过于阁老!于阁老本来样貌虽说不上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但也是难得的绝色佳人。曾有年轻风流的弟子说她是个胸大臀翘腿子长,肤白貌美腰身细的尤物。可世事无常,一次带门派弟子争夺机缘,与我们的老对头五毒教高手争斗时,棋差一招,被对方以蛊毒暗算。这命和修为是保住了,可这人......”之后发生了什么不说也明白,说到这,看守弟子面容一肃,止住话头,少年见此也回到人群外围继续等待分配。
“这个上乙资质的弟子由我来介绍吧!”宫长老道。
“这弟子虽资质不高,但其被文武曲星环绕,注定是个文武双全之人。以我之见,文之方面邹平故事,可以培养齐为文斋斋主备选。武之方面只能由他自己努力修炼,再加以一点助力,不说能成盖世,也能成一方天骄诺贝尔磁砖。”宫长老道。
“嗯...不错,不错,周戈楠这小子比较符合我胃口,你叫什么名字?”一位身上衣服被一块块坚实的肌肉撑起,光头赤眉的阁老道。
“我姓马,名犴,字玉川。”男孩平静拱手道,那份平静更是让光头赤眉的阁老眼睛一亮。
“好好好!你做我弟子如何?做我弟子,不说如何安逸,资源管够,但我希望你可以努力修行莫要好逸恶劳!”光头赤眉阁老又道。
不待其他阁老开口,少年接道:“好,我便拜你为师!”说着跪地就磕了三个响头。
“你这是从哪学来的东西?”光头赤眉阁老被这三个头磕的有些发懵。
“我看的小说传记皆是如此啊...”少年一脸严肃。
“你这孩子...”光头赤眉阁老哭笑不得。
“好你个池老鬼,本以为你是个武痴,结果你比谁都人精!”一位阁老笑骂道白曼巴。
“哈哈哈,我这么长时间以来一个衣钵弟子都没有,这次见到对胃口的自然不会放过。”池阁老咧嘴笑道央仓嘉措。
“至于运道如何,还是让吴师兄说吧。”宫长老道。
“咳咳!”一声故意咳嗽声吸引了众人目光,一个小道童一只手放在嘴边虚握,轻声发出咳嗽声。见到众人投来目光,装模作样的正了正衣襟,扶了扶头顶歪了的莲花冠,迈着小短腿昂首挺胸的走到人群前。对着断掌门老气横秋道:“嘿嘿,小断啊齐萍萍,不是我说。这里这运道最好的就是那个小姑娘,能不能跟于师侄打个商量,让给我做徒弟?至于这个小子嘛...”
“小吴师叔,您可真让我为难啊,这弟子真没法让给您啊。”于阁老无奈摊手。
“你连师叔我的话都不听了?你真是要气死我啊你!”小道童一脸生无可恋,手放在胸前做出痛心疾首的样子。
没办法小道童只能指着马犴盯了片刻道:“小运不断,却无大运。若沉迷小运的话此生难堪大用,若自己心中已有警醒,自然会顺风顺水。”话闭,小道童又对着断掌门:“我说小断啊,你说说你今天干的这是什么事啊。居然你师叔我拉出来干苦力?没看到我这细胳膊细腿的吗?嗨呀,你要是不给点补偿,实数我今天就不起来了!”说完就往地上一躺,一动不动的挺尸。
断掌门捂着额头,颇为无奈:“二狗师叔啊,那今天就让厨子做些您爱的吃食给您送过去?”
一听这话,小道童麻溜爬起身,跟没事人一样拍拍身上的灰尘,跑回人群,边跑边喊:“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许反悔!”
这一幕搞的众人是哭笑不得。
“这剩下的四十弟子目前没有看出有何出众,所以建议先分放到杂役与外门中观察些许时日。”宫长老接道。
“好!既然如此,那就让众位弟子拜祖师吧。”断掌门道。
断掌门一挥手,上来六位弟子,这六位弟子一起捧着一个巨大卷轴来到断掌门面前。断掌门单手拿起巨大卷轴,一股柔劲拍在卷轴上,卷轴在身后墙壁打开。一位风度脱俗,清纯不染,有些书呆气的年轻人出现在卷轴之上。这年轻人盘腿而坐,面前摆着一方棋盘,他左手捏白子,眉头微皱,似是思索如何走出下一步,自己与自己博弈,其乐无穷。棋盘旁斜靠着一柄宝剑,宝剑出鞘三分,寒芒四射。而年轻人膝上横放一琴琴头雕有龙子囚牛,琴身则透着一股生生之气。琴弦紧绷,泛着乌芒,似是什么异兽大筋而制。他右手轻抚琴弦,似乎在弹奏着什么,卷轴呈现的画像栩栩如生。虽是画像,却给刚入门的弟子一种这是真人的错觉。
“这就是本门祖师,有着昆仑三圣之称的何足道祖师!”断掌门道。
说着,从旁边弟子手中结果上好的龙涎香点燃摩登衙门,对着何足道祖师拜了三拜,然后把香插入小鼎中。
后面一众阁老随后是六拜,阁老拜完,一众刚入门的弟子接着是九拜。
“好小林竜介!拜完祖师!那我就给大家说说我昆仑的门规!
一不可杀人盈野,无恶不作,
二不可同门相欺,同门相残。
三不可偷学武功,偷传武功,
四不可欺师灭祖,背叛师门!
希望你们不要随意触犯门规,否则......”
说到这,断掌门用一种极其锐利的眼神从这些新弟子身上扫过,有的弟子不小心与其不经意对视,眼睛直接被刺的不听流眼泪。
“目击之法!”一新弟子惊叫。
这些刚入门的弟子中也不乏一些有见识的弟子。
断掌门就要抬脚离开,就见宫长老迈步来到他近前储世新,耳语一番,不时对着荧惑环绕其身的少年指指点点,说了半天,也不知宫长老说了些什么,就见断掌门阴沉着脸走到他面前,对他道:“你随我来,其他人就跟随执事去住的地方吧裳璎珞。”
少年一头雾水,但也只能跟着断掌门,走了大概半个时辰,来到一间破旧小院前,断掌门敲了三下院门,等了一刻,就听一个脚步声不急不缓的来到院门后,缓缓把门打开。
门开后,少年看到门后之人的样子,那是个老头。准确的说是个极为邋遢的老头,这老头身上的天蓝道袍都成了黑色,甚至还有点发紫。眼角还有没擦掉的眼屎,脸上褶皱很多,他看到断掌门时微微一笑,漏出半颗黄牙。断掌门见到他,微微一礼:“胡师叔,我跟你说些关于他的事张根学。”,断掌门说着指了一下少年,那老道士用浑浊的眼睛看了他一眼,有冲着断掌门微笑点头。
俩人进屋后也不知聊了些什么,聊了半个多时辰,断掌门出了房门,对着少年道:“你往后便住在这里,与他一起烧火,平常不需做什么重活累活,只需在早中晚厨子给杂役外门弟子烧饭时烧火就可以了”说完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非凡公子。
少年还想问些问题,但看到断掌门的态度还是作罢了,身后烧火老道开口:“你就住那间房吧...”老道士的声音宛如夜枭,有些凄厉,他手指着一件小屋。
少年被吓的一哆嗦,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那件小屋,没敢回话,便急匆匆的走进屋。屋子有些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床桌凳柜枕头被子全有。少年累了一天,没多想便脱去外衣上床睡觉了。
(未完待续)
*本文由《放置江湖》玩家 公子羽 原创,本公众号获得全部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35
隧道防水投中信息提供独家数据支持 重磅!2017福布斯最佳创业投资人及机构榜单发布-投中网贤妻下载登顶飘渺峰,俯瞰太湖美景 【健身徒步】2-4-太仓非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