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华士未婚还是出柜?-Arkie

2019年01月12日

未婚还是出柜?-Arkie

我被问到年龄的时候,很自然的下一个问题便是,那你肯定结婚了!我的回答“没有”也总会引发进一步的疑问,问我为什么不结婚,尽管对方是同性恋,也知道我是同性恋。仿佛同性恋跟婚姻,是井水不犯河水一样,泾渭分明。
也有人会根据的我的不婚,推断出我已经出柜。想必是认为出柜了,肯定就不再有结婚的压力。
在中国,两种同性恋者泾渭分明。一类是既要顶住婚姻压力,还要出柜;一类是肯定结婚,出柜就更别提。而在中间状态的那些既不准备结婚,也不准备出柜的同志杨天娇,好像完全没有什么功劳姚珠龙。一来没有出柜可以给自己贴标签,二来也没有家庭和婚姻让自己躲藏。
我还没有打算过选择出柜,即使我的父母已经不在。但是如果考虑将出柜的范围稍稍扩大一些,凡是针对家人坦白自己的性倾向的话,我还有哥哥姐姐可以出柜。我仍旧没有选择出柜的意愿。但是我坚定地选择未婚。
如果更深层地考虑一番的话,我发现我完全没有理由出柜,因为从来没有人问起我是不是同性恋。这不禁叫我心生疑问,倘若我们都在柜子里,中国的柜子,跟西方的柜子,到底有什么不同。
举一个很现实的例子:有一对同性恋朋友,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也都彼此见过了双方的父母,逢到节假日,他们会一起陪伴对方的父母,一起过节,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方曾很骄傲地对我说,他母亲很喜欢我啊!我们听了都很羡慕。但是,他们并没有出柜。我表示十分惊讶,两个男孩一起生活都到这程度了,也都没有结婚,双方父母竟然都不知道他们是同性恋。我想,传统儒学的观念,像“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这种古训真是深入人心,完全不用担心会引发异议。父母对于性的想像,干净到如此,也叫人大跌眼镜。这样一点伦理压力都没有的同性恋生活,有出柜的必要吗?
当然未必人人有上面提到的这一对同性恋者这么舒适的柜子。而且中国人感觉人人都活得跟蜗牛似的附身成鹰,硬壳本就是柜子了,这个柜子怎么出?而且,中国的柜子跟西方的柜子也的确不同。西方的柜子遮掩的是性倾向,中国的柜子遮掩的也是性倾向吗?我感觉我们的社会现在连性都不谈,性倾向怎么谈?
所以,出柜,对于中国同性恋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种问题就不该问。因为他们相信只有出柜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这是一种意识形态,对于相信它的人,不需要多做解释。对于不相信它的人,解释则是多余。我只是从身边的一些例子和我自己的一些想法来说这个问题。
中国的同性恋社会团体鼓励同性恋者对家人出柜,认为出柜能够推进同性恋政治平权,我们的后代也肯定能够从一代又一代的人的努力中,获取更大的利益。我个人当然非常支持这种行为。
如果直人问我是不是同性恋,我会回答是。倘若直人问我为什么不结婚?我的答案不会是,因为我是同性恋。(对同志,我会这么回答,当然里面也有很大的冒犯成分,因为我想把同性恋和未婚进行逻辑关联,让同性恋跟异性结婚成为一种不合逻辑的事情。)因为不结婚有许许多多的人,不管说出我喜欢的哪一种理由,我都理直气壮,毫不羞耻。
出柜和婚姻一样,都是宗教,或者意识形态,你必须有所信仰,才能采取主动。有传教热情的人,往往会主动选择出柜和主动结婚。我还认识一个朋友,他既对父母出柜了,又跟女人结过婚。我相信,他的这种行为都是主动的,不为生活所迫。既有生殖焦虑又想彰显个人身份的人这么做,完全在情理之中。可见,出柜了也未必会不结婚,这完全是两码事。我还认识一个朋友,也是出柜后结婚的人。出柜和结婚,动机完全不同。出柜是用来宣传同性恋的,结婚是解决生殖焦虑的。但是,我的这两个朋友的结婚,没有解决生殖焦虑,或许是为了主流焦虑。中国人不喜欢不主流,他们很容易对少数群体失望。
至于出柜的影响力具体有多大,也很难具体衡量。当然个人出柜无论如何都是一件正确的事,它是在表达自我,并有效沟通,其意义也是重大的。
同性恋群体必须向社会出柜,而不是一味推动个人向家庭出柜。这是一种社会责任的个人性转移,让本来压力就非常大的个人,不单要承受作为同性恋的伦理压力,道德压力,还有承担社会压力。同性恋群体应该是个人同性恋的焦虑舒缓地带,但是同性恋群体能不能成为你个人的精神舒缓地带,也在于你自己。
出柜,需要强大的后盾,心理的,精神的,经济的,和集体的。少了一项,我都觉得挺悲剧的。一个个体同性恋出柜,往往会成为悲剧,一个人再强大也强大不过一个集体。你还没有找到强大的同性恋组织,你先遭遇了一个反同性恋集体,恐怕挫败会跟随人一辈子。
出柜,就像是耶稣传教,他的影响是滚雪球式的。这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一种直销模式,当然,前提是如果你父母能帮助你继续向外扩展你是同性恋的知识的话。如果你是同性恋的事实,止于你的父母这里,传播行为就会受阻。很多人不会同时向自己的亲友或者社会传播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
我认识一些未婚的同性恋者,他们只是告诉了自己的母亲,没有告诉父亲。理由很简单,他们都声称,母亲更能接受他们是同性恋,父亲不能。相对来讲,这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是异性恋男权主义为中心的社会,女人作为弱势群体接受起同性恋来,有更少的障碍。中国的孝,就是肖,相似的意思胡天阳。父亲更希望儿子像自己,而同性恋则是对父亲形象的彻底背叛,接受起则更加不容易。
再有,告诉父母你自己的真实情况,对于他们会不会有帮助?并不是所有文化都执迷于真实。你以为父母听到你的真实版本的故事,就会对你心怀感激,也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但是,对于真实境况,中国人表现出来的最大美德就是敬而远之。就像孔子对待鬼神。因为不受我们待见的东西,就像孔子眼中的鬼神一样。只是,你并不能期望所有的家长都像孔子那样有同情心和敏感心。我知道三种事例,一个是出柜后,被父母锁在了家里,不让出门,逼迫他去看医生;一个是逼迫他通过代孕,生了一个孩子。还有一种就是出柜之后,父母都接受了,也没有进行约束。但是,出柜的行为止步于此。
执着于不出柜的人有自己的现实理由。现实是很多人生活下去的动力,因为这些现实的人,不喜欢意识形态先行。他们认为,不需要别人的认可,便可以生活下去。所以,他们的生活也不是别人施舍的。只要有一定的经济上的独立,就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出柜并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认为出柜了,随之结婚的压力也就没有了。出柜是为了告诉你的家人,你是同性恋。不管你的父母懂不懂什么是同性恋,他们会反问,你是同性恋,这跟你不结婚有什么关系呢?结婚是为了生育和传承,又不是为了你个人的幸福!
但是,未婚的确是所有同性恋的当务之急。这个比起出柜来,更加容易行得通。李银河在《同性恋亚文化》中说珍人真事,中国同性恋的最大特征就是结婚。或许这个特征的确很叫人失望。
我一直很困惑,婚姻到底是不是一件纯粹个人选择的事情。很多中国同性恋选择结婚,都不是冲着感情和性去的,而是生殖。艾华士弗洛伊德说xlwb,人的第四阶段就是生殖焦虑,同性恋也不例外。倘若同性恋可以结婚,他们可以通过领养和代孕的各种方式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同性恋婚姻受阻,生殖焦虑就要通过异性恋婚姻解决。很多人打着为了家庭和父母的神圣幌子和异性走入婚姻宋英杰老婆,我只觉得他们没有那么神圣,就像父母打着为子女好的幌子逼迫你结婚一样,良心站不住脚。婚姻只是纯粹的利益关系,其中的感情和恩义都是附加的道德范畴,为了让伦理承载起美和意义。但是不道德的婚姻照样可以顺利进行,或者能够进展得更加顺利。中国的同性恋走入异性恋婚姻,绝对是同性恋的主流。这是文化归属。单身才是人的自然状态。
崔子恩的一部电影《旧约》,表现了中国同性恋者的身份被发现后的家庭生存生态。最恐惧的一个故事就是第三则故事,父母对于同性恋子女的隐私侵犯具有羞辱和暴力的本质,其结果显示,中国家庭中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伦理道德,一点都不美。这个故事是哥嫂带着自己的弟弟一起过活。弟弟和来家的男同学一起洗澡接吻,被嫂子发现,并私自告诉了哥哥。哥嫂二人商量了一晚上对策,用尽了各种手段,包括监视,嫂子用身体引诱小叔子,哥哥用暴力侵犯弟弟的同学,最后用道德绑架的方式强迫他们分手。
中国人的结婚动力巨大,但是却没有出柜的动力。西方是性文化,中国是生殖文化。在西方,倘若你没有女朋友,人们都会怀疑你是同性恋,除非你找个女朋友,不然,人们会自动为你贴上同性恋的标签,你会被直接质问是不是同性恋。
在中国,连同性恋的概念很多人都不知道,你该如何出柜呢?更迫切的是,第一你需要普及同性恋知识,第二你还需要捎带着普及性知识。倘若事到临头,有人逼着问你是不是同性恋,你不得不出,也就罢了,可是我们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出柜的压力。他们问你为什么不结婚,你告诉他们你喜欢同性。这个出柜逻辑,跟西方政治概念中的出柜逻辑完全不同。喜欢同性是什么概念?这就关系到性了,你想和同性发生性关系。其结果呢?中国的家庭并不认为这有多么罪恶,或许就默认了,但是,你的文化义务还是需要尽到,那就是生殖。
我对于通过政治方式改变中国人的同性恋地位感到悲观,第一,生殖焦虑为基础的文化摧毁不了,中国的同性恋者还是结婚的多;第二,少数群体无法为自己争取利益,因为我们是威权主义政治。人家给我们,我们才有。想要破除异性恋道德主义的中心思想,只能靠技术,就是男性不再依赖女性生育。这样,同性恋可以生育,而跟女人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就不再能打上圣洁的幌子了。或者说同性恋也可以打上圣洁的幌子了。或者说,性本身就就是不洁的,我们都可以不通过性去生育后代,比方说通过克隆。中国人的全部道德热情继续保持在孝顺和美食上素手擒夫。
在中国做一名同性恋压力很大,既有婚姻上的压力,还有出柜的压力。现在好像什么事情都格外复杂,金恩荣既有中国的,又有西方的黄一山身高。倘若你能两头讨巧,既能享受婚姻的好处,又能沾点西方影响的光儿,说明你是一个成功的现实主义者。倘若你既能顶住中国社会的压力未婚,还能效仿西方人的出柜,那说明你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坚持原则的人,肯定是一个坚强的浪漫主义者,因为你知道原则不适用,才更要坚持,而现实绝不是如此。有时候在想,做到什么份儿上才算是一个合格的同性恋?同性恋本来就是西方的舶来品,你想把它当做标签来贴的话,就要遵守同性恋需要遵守的规则。或者,你干脆忘掉这样一个标签,把自己活成一个人就是了。
我希望走入异性恋婚姻的同志越来越少,出柜的同志越来越多,我们的团体在努力宣讲,我们的社会在努力接纳,我们的道德观越来越健康,我们的法律越来越健全神墓之古碑,或许我们正在前进的路上,或许我们一时间倒退了,但是还有重新向前的希望。但是,作为一名同性恋,既没有未婚的压力,也没有出柜的压力,承受结婚,也是一种压力,只是这种压力对于同性恋权益的进步或许没有帮助,但是他是对你个人好歹也是有帮助的。没有人有权利指责你为了自己的好处而行事,道德也不能。
前些日子因为新浪微博删除同性恋内容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党报发声,大意是说同性恋性倾向是一种正常,但是应该避免让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风尚,还要履行自己的社会义务。任何东西只要玩出了高度和花样,它难免会变成风尚,有人追随。至于同性恋的社会义务,只有两个, 一个是不婚,一个是出柜。你总要努力选择一样吧?

分类:全部文章 | 标签: | 查看:94
麦思玩游戏,赢好礼!五一大促全场嗨翻天~-赤峰大军米氏孕婴迎中秋庆国庆看一下是双胞胎吗 超模刘雯史上最逼真蜡像出炉-北京新丝路模特学校